虚拟与现实

花花厨房日记 2020-05-19 12:35:38

       我的爸爸是个股民,从我小学升初中时就是,原来他经常对着电脑被妈妈骂,现在经常抱着手机看他的虚拟数字上蹿下跳,妈妈已经习惯了早已不再骂他了。

       记得爸爸刚开始炒股时,会给我承诺买玩具、买书籍,可是我印象里他从没有给我买过东西,就连去吃个黄焖鸡都是妈妈在付钱。我迷糊的睡梦里:他经常给妈妈说换个大房子、换个好车、还要给她买很多的衣服.....后来我看他们连说话的劲都没有了,我知道现实中他的股票肯定被套了。

       去年年底的一天星期天,爸爸非要带我出去玩,说:明年就要高考了,我带你放松一下。我是拒绝的,我们是有代沟的。“谁在这个年龄都一样”这也是爸爸给我说的,他说:他上中学时有段时间很流行写诗,他的以《代沟》为题的诗,刊载了当地一个小有名气的媒体上。说着说着他就朗诵起来:父亲的血,流到了儿子身上,流着流着,就有了代沟.....我心底嗤嗤的笑:切,一定是在最偏僻的夹缝。

       后来,在爸爸的执拗中,我们来到了一家游戏厅。爸爸直奔入口的9D体验区,有8个会摇晃的座椅,有几个小朋友坐在上面。这里就是传说中的虚拟现实,又称VR。我也小兴奋,心里嘀咕:爸爸带我体验这呢?爸爸充了张体验卡,很快我们就排上了。我的第一个体验是“过山车”,“真刺激,我还想体验”当体验到第三次时,约20分钟,我就给爸爸说“够了,够了头晕,你也上去玩玩,爸爸,很真实的”,此时我才发现一直都是我玩他看。

      他看样子鼓足了很大的勇气坐到体验区的椅子上,我看到他的有些粗糙的手,时而紧张的握着手柄,时而放松的舒展开,有时身体蜷缩着像个孩子.....我很多年都没有这么认真的看过爸爸了,他不再是带我在球场上飞奔的那个爸爸了,他真的有些老了。

       我们玩过之后,爸爸带我吃了一顿西餐,饭间我们说了很多对虚拟现实体验的感受,爸爸说:他在网上看过很多类似的产品,等我明年考上一个好学校,他会给我买更多的体验产品。

        进入2016年,爸爸妈妈对我的看管出奇的紧张,我倒是很放松,有时关注一下网上的新闻:有熔断造成的股灾,虚拟现实的炒作机会,出国留学的规则等等,有时我给爸爸开玩笑“你的股票怎么样了?”“你买的有虚拟现实的股票吗?”......他总是很难受的笑笑,我想:一定是不好。

        高考总算开始了,爸爸妈妈一块送我去考场,爸爸语重心长的说:小子,这次要更加认真的考了,爸爸妈妈只能把你改变到这一步,下面都要靠自己了。他顿了一下,又接着说:我今年的股票赔了很多的钱,年初买了虚拟现实概念,结果高位套了,割肉,后来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虚拟现实”,犹豫中追高,又被套着了,这么多年,本来想通过股票这些虚拟的东西让你变成“富二代”,或者在你高考时送到国外,没想到现实是你还要自己努力,通过这次考试改变自己。说完他笑了笑,妈妈的脸却阴沉起来。“你这真是个让我励志的好故事,放心吧,爸爸妈妈我一定会考出好成绩的,记住爸爸,我的虚拟现实产品”我开心的是,爸妈为我想过很多,虽然现实中他们可能很渺小,但是我心里他们是伟大的。

        我们这一代在网络中成长的青年,更能体会虚拟的世界,也懂得现实的人生,爸爸,妈妈请为我们祝福吧。


发表评论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