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航行

ty_Tulip470 2020-07-17 15:52:31




I'm sailing, I am sailing,

我在航行,一直前行,





home again, cross the sea.

穿越大海,归家的旅程。


这是《Sailing》的前两句,由英国国宝级歌手洛德·斯图尔特唱响于1975年,仿佛专为郭川船长而创作。


今天是10月29日,距离与单人驾驶帆船穿越太平洋的郭川船长失联(25日下午3点),已过去4天多时间,100个小时。


事发后,各方都展开了积极的搜救。他们不会放弃搜救,他们坚信郭川能够回到大家身边。


在焦急在等待中,我在网上不断搜索郭川船长的消息,忽然发现了一首诗,这是他喜爱的一首诗,他曾亲自朗诵过,名叫《海、海、海》,葡萄牙诗人安德拉德的作品。


什么是海?

你问我,但我不知道,

我同样不知道什么是海。


深夜里我反复阅读着一封来信,

那夺眶而出的一滴泪珠,

也许便是海。


你的牙齿,也许你的牙齿,

那细微洁白的牙齿,便是海。


一小片海,

温柔亲切,

恰似远方的音乐。


当一个又一个的波涛,

在我的身上撞碎,

那显然是母亲在把我呼唤。


此时的海,便是抚爱,

在湿润的光芒之中,

我年轻的心儿被唤醒。


这是诗的一半内容。说实在的,我并不觉得这首诗艺术感染力有多强。这是一首很一般的诗,可是郭川喜欢它,必定触碰到了这位伟大的航海者在孤独的海洋之旅中,某一刻的感受。


这首诗,因为郭川船长关注过,对我才有了吸引力。




诗的起首设问"什么是海?",如果旁人回答“我不知道。” 倒是完全可以理解,可是郭川船长也说“我不知道”,这令人感到迷惑。


一个抛弃了优厚待遇的工作,倾心投向充满风险的大海的人,却不知道海是什么; 一个成功完成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伟业的首位中国人,却不知道海是什么。


这不是令人奇怪吗?


但是,细细想想,如果我问一位七十岁的老人,什么是爱,他绝对不会向小学生那样甜甜地说出“爱,就是妈妈的怀抱。” 他也不会向豆蔻年华的少女那样,羞却地说"爱,收到他回复时的喜悦。" 这位老人会向我微微一笑,他的眼神里充满了复杂的心绪。




于是,我再次听《sailing》,我终于找到答案。


I am saling, 

我在航行,


stormy waters, 

穿越狂暴的海浪,


to be near you, to be free.

就可以靠近你,就会获得自由。


Oh Lord, to be near you, to be free.

哦老天让我靠近你,让我们自由。




没有人能完完全全体会一位在大海上孤独航行者拥有怎样一颗勇敢的心。此时此刻,我们这些在安宁的陆地上的人,只能如歌词中所唱的那样,呼唤郭川船长的安全返航。


Can you hear me, can you hear me, 

through the dark night far away?

你能听到我的呼唤吗

你能听到我的呼唤吗

从这悠远的深夜中。


We are sailing stormy waters, 

to be near you, to be free.

我们一起航行,

穿越狂暴的海浪

就可以靠近你

就会获得自由。


为郭川船长祈祷!安全返航!









发表评论
用户反馈
客户端